1. <div id="3o49m"></div>

      <div id="3o49m"><ol id="3o49m"></ol></div>
    2. <dd id="3o49m"></dd>

      <dd id="3o49m"></dd>

      <div id="3o49m"><ol id="3o49m"></ol></div>

              <dd id="3o49m"></dd>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都市激情  »  單位的新人不能白帶呀
                單位的新人不能白帶呀
                總欄目 > 綜合專區 > 都市激情
                單位的新人不能白帶呀 單位來了新同事,上面說要老帶新,師徒綁定,要緊貼,呵呵呵,后來想想還真緊貼了“彬~~~哥!”

                  又是什么事情啊,總是死命的喊,那調調就像高潮的最后一聲一樣,哎,新人真是沒辦法。

                  “彬哥,你看看這個怎么弄”我的女徒弟李瑤又遇到了困難,我和她并肩看著顯示器,那少女的芬芳陣陣飄進我的鼻子。

                  “李瑤,你真香啊”

                  “彬哥,討厭了啊”兩朵紅云飄在了臉上,但身體貼的更近了。

                  “你喜歡這樣么?”她那雙眼分明是在挑逗啊,說話間,李瑤雙手輕撫在我的雙肩,我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已經被推倒了凳子上,她雙手在我的肩上,兩個人的臉幾乎要貼上了,可以感覺到彼此的呼吸。

                  “你是不是想上我啊?”狡黠的目光似乎看穿了我的淫欲,她順勢坐在了我的腿上,準確的說是騎在了我的大腿上,胳膊直接摟住了我的脖子,我的心都要跳出來了,下面已經硬的不行了,我隔著褲子已經感受到了她下面的彈性,軟軟的,好像還在故意摩擦著。

                  “你說呢?要不要彬哥再教你點別啊?”我也順水推舟,雙手在李瑤的背后摩挲這,右手撩開她衣服的下襟,直接觸碰到了嬌嫩的肌膚,向上摸去遇到了阻礙,是胸罩扣么?我輕松的解開了扣。

                  兩個人相視的會心一笑,幾乎同時狠狠的接吻,唇齒瘋狂的接觸、攪拌。下面的摩擦也沒有停止,我看著她燒紅了的臉。

                  “想見見我的寶貝么?”我不懷好意的笑著;

                  “什么~~什么寶貝啊~~~?”那兩片紅云低下不敢看我,但視線卻直接落在了我的小弟弟上。

                  我剛要接著說,李瑤便用細嫩的小手解開了我的腰帶,雖然很吃力,很不熟練,就像是孩子在找期待的禮物一樣,我看著看著,不由得笑了出來。

                  “你笑什么啊?”語氣里充滿了抱怨;

                  “真是愁人,新人真的是什么都要教”我幫了一下忙,那小怪物竟然毫無征兆的彈跳出來,宣布自己的存在。

                  “啊!……它……它……好丑啊”美麗的眉毛擰在一起;“但是它會讓某些人很爽的,你可不要小看他哦,他威風起來可是勢不可擋的”我信心十足,說的快要口如懸河的時候,突然感覺我的寶貝被什么包裹住了,我才發現,李瑤竟然含著它,開始為我……我……口交!?

                  我還沒想明白“新人”什么時候都是這么開放了,那下面傳來的溫度和滑潤真是讓人陶醉,李瑤仔細的套弄著我的陰莖,舌頭在圍著我的陰莖頭旋轉舔蹭著,中間穿插著一次次的深喉,時而吸力十足,時而松散隨意,我看著胯下那一頭秀發在有節律的上下搖晃著,口里發出嗚嗚的聲音,我真是感覺小弟弟麻蘇難忍,一陣陣快感從下面傳到后腰,直達頸背,像過電一樣。一陣尿意起來……“李瑤~~慢~~~點~~~啊!”說話間我的陰莖一陣抽搐,一股濃精噴薄而出。

                  她慢慢的抬起頭,半張半閉的小嘴,支支吾吾的說著:

                  “彬哥,這些~~可以不吞下去么?”那張哀求而又十分年輕的臉對著我,我真是無語了“李瑤,咱們來正餐吧”我說著伸手脫去了她裙下小內褲,她也很配合的依次抬起了腳,任由我完成我的工作;“彬哥,你剛剛不是已經……還能行么?”李瑤一臉質疑的看著我“凡事都有例外,小概率事件也不是不會發生,對吧”我說;李瑤半信半疑的輕輕站起來,走向坐在椅子上的我,兩只嫩嫩的小手小心的捏拿著裙擺,好像生怕把什么弄亂了一樣,裙下那雙條粉嫩的大腿光滑水潤,沒有半點疤痕或是瑕疵,李瑤小心的騎在我的身上,雙手慢慢的放下了裙擺,就像是仙子輕輕落座,只不過仙子直接坐在了我的人跟之上,這種褻瀆仙子的感覺真讓我熱血噴張,我能感受到她兩個圓暈的臀瓣貼緊我的大腿,有點冰冰涼的,陰部的絨毛有意無意的觸碰著我的陰莖,李瑤的臉上一臉的期待和玩笑樣的表情,好像在和我說,你現在還能做什么嗎?

                  就在她得意的表情剛出現在臉上不久,那樣的笑容就不見了,因為李瑤感覺到下面有什么東西在動,好像是在做站起來的動作,而且很快那個小東西就頂住了她的陰戶。

                  我摟過她不盈一握的蠻腰,死死的固定在我的胸前,下身開始不停的一點一點的頂著李瑤的陰戶,時輕時重,弄的她是嬌喘連連,我感覺到了李瑤下面已經濕了,我脫去了她的上衣和胸罩,雙乳和我緊緊相貼。

                  “彬哥,你真厲害,這樣都可以,你說的正餐呢?”一臉的壞笑和頑皮,真讓我又愛又氣;“敢挑釁??”我雙臂抱的更緊了,下身早做好了準備,一挺腰,滋的一聲全根沒入;“啊~~~~~~~”李瑤一下喊了出來,同時我感覺到了背后一陣劇烈的疼痛,仿佛她的雙手手指都要摳進我的身體了,我感覺到整個陰莖被暖暖的肉肉包裹著,整個陰道壁都在痙攣,周圍的肉肉強烈的跳動著,我不敢抽插,因為太緊了,一次深插感覺太強烈,而且有一種莫名痙攣樣的按摩,我感覺我差點就射了出來,我抱著李瑤,平復了一下彼此的情緒。

                  “李瑤,你這是第一次?”面對這么主動的新同事,我有點不敢相信;“彬哥,你猜呢?”那雙眼水靈靈的噙著淚水,一臉頑皮的笑容還在苦撐著,女人永遠都不會讓你輕易明白。

                  “我慢點,你要是太疼就告訴我”我開始慢慢的抽插,一點點的退到陰道口,又一點一點的插進去,雖然很慢,但還是給李瑤帶來了很大的痛苦;逐漸的抽插帶來的彼此愛液的分泌,感覺也越加潤滑順暢了。

                  “彬哥你再慢點吧,我還沒適應你這么”教育“我”她那種表情是我這輩子都沒看懂的,挑逗,委屈,頑皮,愛慕,也許什么都不是,聽了這話我差點氣的射了精

                  看她沒什么大礙,我就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不知道是因為李瑤做愛時調情的語言刀走偏鋒,還是別的什么,我的陰莖又脹大了一圈,粗大的陰莖在軟滑的陰道里抽插自如,熱乎乎的液體包圍著,每進入一寸都感覺到陰莖頭推開陰道軟軟的肉肉,陰莖頭插到最深處可以感覺到像小嘴親吻一樣,外面的睪丸也能感覺到大陰唇邊緣的觸碰,柔滑反復,一進一出。

                  “彬~~~哥,我~~~~下面~~~~美~~~~么?”

                  “美,太美了,彬哥想天天都有機會和你交流關于這方面的心得”

                  李瑤整個人漸漸進入了半清醒半迷離的狀態了,美麗的臉龐和光滑的粉頸都像著了火一樣,緋紅漫天。我抽插的節奏時快時慢,插入時深時淺,隨著時間推移,我和李瑤的愛液流了一地,我雙手緊握著她的雙臀,細膩的讓你以后不想觸碰任何絲綢,彈性十足,在我手中變換成各種形狀,向上撫摸從豐碩的雙臀到不盈一握的蠻腰,就這樣的感覺反差和感官刺激就能讓不經人事的愣頭青立即射精繳槍;“李瑤,你這段時間愛上我了么?”我故意裝作不經意間問了她,但下面卻更加賣力的抽插上了,因為愛液較多,坐著幾乎把她抱起來抽插,她的雙臀拍打著我的大腿,可以聽到啪啪的聲音,李瑤呻吟的呻吟也越來越大了“不~~~不~~~~愛~~~啊~~~~嗯,我~~~只愛和你~~~~~~做!”似乎是她高潮快到了,這句話的最后一個字幾乎是喊出來的。

                  我聽到后,瘋狂的抽插著,抱緊李瑤嬌嫩的身軀,好像馳騁在草原的騎士得到了沖鋒的命令,拼命的加快了自己節奏,兩人交合處的啪啪啪聲,振聾發聵,女人的呻吟聲成了做好的伴奏。

                  “彬哥,~~啊~~彬哥,彬哥,我~~~~要~~~~不行了”

                  瘋狂的抽插,陰莖頭搗出的愛液四散飛濺,恥骨間碰撞的疼痛即將超出兩人的承受程度,彼此緊抱著身軀,手指在彼此的背上留下了深深的紅印,仿佛要徹底結合成一個人,我感覺到她的陰道內壁的肉肉在跳動,整個陰道對我的陰莖一夾一夾的,溫度越來越高,整個陰莖像是在燒熱的爐膛里穿梭。

                  “彬~~~~哥~~~,給~~~給~~我吧!!”

                  我最了最后的沖刺,每一次都插到最深,每一次都用盡全身力氣,節奏也是瘋狂一般,我怒吼著,一下下將我的瘋狂,我的愛意,我的力量,導入李瑤的身體,“啊~~~~~~”李瑤身體突然一陣僵直,我的陰莖頭迎來一股異乎尋常的熱流,我感覺到一陣麻蘇感襲遍全身,尿意催體,我猛挺下身,讓陰莖插到最深,直接抵到了李瑤的宮頸口,一股滾燙的精液直入子宮。

                  猛烈的愛后,兩個幾乎精疲力盡,汗水淋漓,我任由陰莖在李瑤的陰道里軟掉,慢慢滑落,當陰莖完全脫離陰道口時;李瑤輕輕的“唔”了一聲,我捧起李瑤的小臉,輕輕親吻,她依偎在我的胸膛,任由下面精液從陰道口吧嗒吧嗒的落在地板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