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div id="3o49m"></div>

      <div id="3o49m"><ol id="3o49m"></ol></div>
    2. <dd id="3o49m"></dd>

      <dd id="3o49m"></dd>

      <div id="3o49m"><ol id="3o49m"></ol></div>

              <dd id="3o49m"></dd>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都市激情  »  公司衛生間里
                公司衛生間里
                總欄目 > 綜合專區 > 都市激情
                公司衛生間里

                小心翼翼的打開洗手間的燈,這是一般辦公室的廁所,可沒有任何淋浴的設備,所以lady’sroom頗為寬敞,三個盥洗檯聯成一個平面,牆上則是整面的鏡子。

                剛剛的過程自己實在是太興奮了,太多的愛液氾濫出自己的小穴,搞的自己雙腿內側如今都是激情的痕跡。

                阿梅無奈的看著唯一能盥洗的洗手臺,「唉!反正沒人,也只能這樣了。

                」阿梅無奈的一腳站著,一腳跨在洗手臺上。

                上班的窄裙不利活動,阿梅也只好先脫下放在一旁。

                望著鏡子裡的自己,頭髮散亂,全身除了滿是皺摺的白色襯衫之外身無片縷,雙腳門戶大開粉紅色的小穴一覽無疑。

                「唉!」阿梅又嘆了一次氣。

                「有點紅腫了,那個爛人剛剛太激烈了。

                不過…他還真是厲害!」阿梅自忖著。

                搖搖頭,暫時把這些事擺腦后吧,阿梅累壞了,現在的她只想趕緊回家。

                剛低下頭想把水龍頭打開,阿梅突然被人從背后緊緊抱住!「啊!」突如意外的攻擊令阿梅發出一聲尖叫。

                抬起頭來一看居然是公司的業務阿德。

                阿梅的臉登時脹的滿臉通紅「你…怎么還在公司!」阿梅真是嚇昏了頭,居然不是先叫阿德出去,而是問他怎么還在公司。

                阿德悶不吭聲沒回話,一隻手伸進襯衫捏住阿梅的乳房,另一隻手卻伸進阿梅的雙腿中,中指大剌剌馬上刺進阿梅的陰戶。

                「啊!不要!」阿梅奮力掙扎。

                無奈一隻腳還在洗手臺上呢,這樣的姿是根本難以出力,再說經過之前的大戰,阿梅也已經很疲憊了,垂死的掙扎也只是無力的抗拒罷了。

                男人自身后出力一頂,阿梅反而重心不穩趴在洗手臺上,這下真的變成待宰的羔羊了。

                「停…不然我一定會告你!我們是同事,你跑不掉的!」既然體力的反抗無效,就只能付諸心理了,阿梅希望自己的警告能讓阿德懸涯勒馬。

                只見到鏡子裡的男人露出一抹冷笑,阿德終于口說:「別傻了,你剛剛在經理室干些什么勾當我都知道。

                阿梅,我只能說,你后來的叫聲有點大喔!哈哈!不過別擔心,那時候辦公室只剩下我了。

                」「你就讓我乖乖干,我保證不會說出去。

                如果你想要報警,那就請便啊,大不了事情掀出來,咱們一起坐牢,反正一輩子能干你這樣的美女,死也值得,更何況是坐牢!!」嘴裡連珠炮的吐出一串讓阿梅目瞪口呆的言語,阿德手上卻不閑著。

                阿德粗暴的揉捏著阿梅的乳頭,阿梅覺得自己的乳頭又痛又刺激,似乎有越來越硬的趨勢。

                而陰道裡的那根中指更是技術高超,阿德好像天生就是個愛撫的高手,光看著阿梅身體的反應就找到了阿梅的g點,貼著陰阜的手掌還不時的刺激著阿梅的陰核!「這男人的手真是惡魔,弄得我都快融化了。

                」阿梅在心中暗道。

                但是,這是不折不扣的強姦,阿梅絕對不愿意妥協。

                阿梅用力抿住雙唇,忍著不讓自己發出歡愉的叫聲。

                雙手撐著洗手檯,阿梅想要立起身來轉身,然后再想辦法逃開。

                阿德發現阿梅的意圖,趁著阿梅上身撐起來的時候,反而將手伸到阿梅在洗手檯的那隻腿下將它抬的更高。

                阿梅重心不穩,連忙只好再繼續撐著洗手檯。

                身后傳來解開腰帶的聲音,阿梅知道接下要發生什么事了。

                「不行!」阿梅一隻手往后想樣推開阿德,卻被阿德緊緊抓住。

                接著,她發現阿德突然離開了自己的身后。

                阿梅鬆了一口氣,心想這傢伙也許終于良心發現,或者剛剛自己威脅他要報警的恐嚇生效了,無論如何,總是逃過再度被姦淫的命運了。

                趕緊轉過身來,想要先抓起窄裙穿上再說,卻發現撲了一個空,耳邊再度響起阿德的聲音:「妳不愿意就算了,那我走囉!」抬起頭來卻發現窄裙正在阿德手上晃著……「等……你先把裙子還我」阿梅發急的說道。

                「也行啊,不然你拿上衣來換!」「你……你不要太過分,這樣我怎么回家!」「報警啊,哈哈!你不是很想報警的嗎?叫警察幫你送條裙子來啊!讓全世界都知道妳今天發生的事情!」阿梅這才發現她剛剛的想法太天真了,這男人根本吃定她了,非要干她不可。

                「不然…你要怎樣才肯把裙子還我?」阿德沒有回答她,只見阿德斯條慢理脫下褲子,挺著高挺的肉棒面對著阿梅……阿梅心中暗暗的嘆了一口氣,怯生生的走近阿德,男人沒說什么,只是按著阿梅的肩。

                阿梅懂他的意思,柔順的跪了下來。

                紅潤的大龜頭面對著阿梅,雖然沒經理的那話兒那么粗,但是龜頭挺大的也許是年輕吧,也不會向經理的那么黑而令阿梅感到噁心。

                因為剛剛才受過調教,這下子阿梅的技術純熟了許多。

                「乾脆就施出渾身解數讓他射出來好了,這樣就不會被干了。

                」阿梅心中這樣想著。

                阿梅輕輕地捧住阿德的睪丸,吐露丁香溫柔地游走龜頭的下緣。

                男人勐然的深呼吸聲意味著阿梅抓住了重點。

                「那之色狼敎的果然沒錯…」阿梅心中暗道。

                事到如今,談什么羞恥心也沒什么意義,現在她只想趕快讓這件事結束。

                阿梅將者個龜頭含入,靈巧的舌頭刺激著阿德的龜頭四周與馬眼,柔荑輕巧的按摩著男人的子孫袋,從男人越來越急促的呼吸聲與漸漸大聲的呻吟中,阿梅知道自己的目的快達到了。

                感受到嘴裡的肉棒逐漸變熱,龜頭也越來越大,阿梅更加賣力吞吐人的陽具。

                阿德的手抓住阿梅的頭,這次阿梅不會逃避。

                她閉上雙眼深深含入,一股熱流噴入她的小嘴,阿梅舌頭仍然不停地刺激男人的龜頭。

                她希望男人射的越多越好,倒不是她愛吃精液,只是她希望能一次把阿德榨乾,徹底的解決這件事情……站起來轉身趕緊吐出嘴裡的精液,正在數口的時候去發現阿德又靠了上來。

                「阿梅,看不出來妳還蠻會吹的。

                」「這不干你的事!可以還我裙子了嗎?」「當然!當然!不過……」「不過什么!你要的我已經做到了!不然你還想怎樣!」「不是啦……那個…你還沒有幫我舔乾淨啊!拜託啦,好人做到底嗎!」「哎……」嘆了一口氣,反正都到這地步了,也沒差這一下,算了!阿梅轉身蹲下重新含住阿德已經軟掉的陽具,仔細的舔舐著。

                「咦……不會吧…怎么…怎么…又……」阿梅覺得深深受到打擊,因為她發現,阿德的陰莖又開始硬起來了……阿梅趕緊站起來,但是卻有點太遲了,阿德已經貼近她身前把她推靠到洗手檯前,隨后馬上擠進阿梅的雙腿間。

                雙腿合不攏,陰戶大開,全身只剩一件半開的襯衫意思意思,阿梅真是欲哭無淚,她又陷入準強姦狀態了……「你……怎么可能還行……嗯…」阿德一邊把阿梅抱上洗手檯,讓她坐在檯上,一邊已經伸入阿梅的襯衫握住她挺立的乳房。

                「哎呀…你…不能這樣…啊…」阿梅感覺到硬物抵觸到她的陰唇前,那種奇怪的電流再度開始流竄她的全身,阿梅覺得自己的下部又濕了起來,她覺得很不可思議,總以為自己的愛液早該流光了,如今卻又如同潮水源涌而出,難道自己真的是個淫蕩的女人?「啊…啊…啊…」不向經理般的勐然插入,卻是慢慢的伸入阿梅的陰戶,這又是另一種快感,不用再壓抑自己的聲音,阿梅忍不住發出了淫蕩的叫聲。

                「你怎么還能硬…啊…我明明應該幫你吸乾了啊…啊…你要記住…啊…等等不能射在裡面喔…啊…啊…」男人使用九淺一深的方式姦淫著阿梅,每每深入時都令她不禁發出呻吟聲。

                阿德把阿梅的雙手環上自己的肩膀,抓住阿梅的雙臀,一次又一次的頂入阿梅的最深處……「啊…啊…我不行了…啊…你怎么那么持久…嗯…嗯…我要死了…嗚…嗚…」不知道被抽差了幾百下,阿梅被操的死去活來,嘴巴胡亂說著些什么自己也不清楚,雙腳也不自覺的盤在阿德的腰上。

                男人的第二次往往都是比較久,性經驗不多的阿梅其實不了解這點,在多次高潮相繼來襲之下,阿梅發出了嗚咽聲,眼角流出不知是痛苦還是狂喜的淚珠……再也無力抱住阿德,阿梅的躺在洗手檯上任由阿德狂干。

                「嗯…嗯…嗯……」除了發出無意義的哼聲,阿梅也沒力氣做出其他反應……男人的喘息聲,女人的叫春呻吟,偶而間或夾雜滴答聲;阿梅的愛液又不爭氣的順著張開的無力美腿,潺潺的滴在洗手間的瓷磚上……「阿梅我要來了!」「記…記住…不…不能射進來喔……」細如蚊聲的提醒只能算是請求吧,就算阿德真的要射在阿梅的體內,以阿梅現在的狀況,也無法做出任何反抗。

                「啊!」男人發出悶哼,接著阿德卻抓住她的豪乳不放,興奮地用力把挺腰上仰,加快速度抽插。

                把大龜頭深深地頂實她的灼熱花芯中,將大量精液滿滿地噴在她體內,被干得奄奄一息的阿梅,還是不能休息,被迫跪在阿德面前,將阿德陽具上面的汁液清理舔乾淨。

                臨走時阿德還拍了幾張阿梅的裸照,「阿梅,妳的小穴真的不錯。

                放心!我會幫妳保守秘密的。

                」阿德說完揚長而去。


                ....................